这里兔仔。
目前沉迷墨香铜臭作品
【冰秋/花怜/小朋友组】&
【战勇(更多作品请点分类)】
通常不在线上,丢图就跑人。图不接受转载,pv授权可私信告知,但私信通常迟回复💦

关于

【魔道】莲花坞

☞莲花坞、金凌出生后几年

☞是刀是糖看个人(是刀。

☞和友人聊天聊出的个人妄想、没力画只能用文满足自己(  )

☞我只是想看他们幸福地活着


——

莲花坞。

“叫舅舅”魏无羡把手上的一小袋香喷喷的糖举一举,金凌的视线随着小袋子飘了飘。“叫舅舅就给你。”

金凌是江厌离与金子轩之子,个性倔强,像极了他的父亲,魏无羡对于这点特别烦恼,也因为这点特别喜欢逗逗自己这个唯一的小外甥。

金凌非常想吃那一小袋里的糖,但就是死也不把那声舅舅叫出口,强硬得很。金凌不肯叫,眼神时不时飘到母亲身上,希望母亲能帮自己。

“不用看你娘,你娘已经有糖了。”闻言金凌的视线一下子缩回来,直直盯着魏无羡,但仍然不叫。

就这样僵持了好一阵子,眼看金凌的泪水已经挤满眼眶,随时落下。炉台边的江厌离放下手上的活,走过来揉揉金凌软软的头发,笑着把他抱起。

“阿羡,你就别逗他了。”

江厌离替金凌擦掉快掉下来的泪水,顺手轻轻掐了掐金凌柔软的脸颊。

魏无羡也想捏捏这小外甥的小脸蛋,但他这小外甥连叫一声舅舅也不肯,又如何能让他抱,任他捏呢?手还未伸过去,小金公子就迈着自己的小短腿往母亲身上扑去了。

魏无羡不满地道:“他管叫他小叔叔叫得那么亲昵,舅舅反而不叫了。个性十足他爹。”

“像我怎么了?”

金子轩负手走来,一只脚还没踏进门槛便发声了。语气不善,面上却柔和。自从金子轩与江厌离成亲之后,金子轩对魏无羡的态度改善了不少,如今还当上了父亲,更是温和了。

“我是他父亲。”

“爹!”

金子轩进门后直径走向江厌离,从江厌离手上抱过金凌,对江厌离温声道:“怎么又在厨房里了?我不是说过这种事让下人来做吗?还让阿凌进来,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?”

“难得回来,想亲手给你们做一餐好的。我让阿凌跟阿羡出去玩儿,他不愿,就让他留下来让阿羡陪他在这儿玩玩。”

江厌离柔声回应,还不忘捏捏自己这闹别扭的小宝贝,不久才爱不释手地从金凌的脸蛋离开,揉揉这小宝贝的头,转身回到炉台旁继续干活。

金子轩把金凌抱在手上,严厉地对儿子训话,像极了位父亲。但任何人都听得出来,语气尽是宠溺。

“怎么了,一副快哭的样子,男儿家的成天哭哭啼啼的,像什么呢?”

尽管任何人都明白金子轩没有认真责怪的意思,但年纪尚小的金凌又怎么会明白。被“严厉地”责骂后,金凌小小的脸露出了委屈的神色,眼泪又要掉出来了。看得魏无羡忍不住笑了出声,一旁的江厌离笑着摇摇头,继续了手上的工作。

魏无羡继续拿着那一小袋糖逗金凌,连父亲开口也不愿叫一声舅舅,气得魏无羡不断把糖扣在手上到处转,偏不让金凌拿到手。

“你们怎么都挤在这里?”

“哦,江宗主,你来得正好,你能让这小子开口叫你一声舅舅我就把这袋糖送给你”

江澄站在门口冷冷瞪了魏无羡一眼,魏无羡假装看不见,眼神挑拨地看着江澄。

江澄继续瞪,道:“不叫又如何了,我是他亲舅舅”

魏无羡反驳: “亲舅舅怎么样了,您的好外甥仍不认你”

“你...!”

眼看这两人又要发作,江厌离轻轻地笑了一下,把已经完成的一锅料理往碗里倒去。

“好了好了,你们都是舅舅,就不要在小孩子面前争了。”

金子轩嗤笑道:“那么大人还像小孩子似的”

见金子轩说话,魏无羡和江澄互瞪一眼,随即不约而同道: “行,亲爹,了不起!”

江厌离摇摇头,端着盛满汤的碗走出厨房,金子轩想帮忙,奈何金凌除了爹娘和小叔叔以外的人都不给抱,只好一路跟着江厌离直到江厌离安全把汤碗端到桌前为止。

跟在他们身后一路的魏无羡和江澄哭笑不得,从前不可一世,高傲得让人想揍的金子轩,真的变了,变得有趣了!

想到这点两人相视而笑,走到桌边帮忙江厌离。

莲花坞,江家后院飘出阵阵香味,一家人围在一桌笑谈家常小事,那一桌饭菜与那一碗莲藕排骨汤,始终如一。虽然少了两份大碗筷,却多了一份格外小的一碗温汤。


20180601

评论(3)
热度(50)

© 兔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