兔仔

这里兔仔、目前沉溺于墨香家的渣反魔道天官/战勇。(冷冻库)/凹凸世界(雷狮)
/宝石之国(不常画)
【作品分类请走左边最下一格】

【魔道/忘羡】风

☞小段子
☞非原作向、瞎写
☞普通修仙子弟忘机x风羡羡
☞后续靠缘分

文: 20180524
修: 20170716

    清晨。

    蓝忘机正把散了一地的落叶扫做一堆。昨晚风大,把院子里的树全刮了一遍。此时的院子可说是一片狼藉,盆栽被吹得东倒西歪。树枝折的折,落叶也吹得满屋里都是。蓝忘机未把门打开,盯着被风吹开的窗户,眉头已经不自觉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 待蓝忘机做完一连串的清扫工作,正打算把最后一堆落叶扫成堆进屋子里准备早课,突然一股风扫过脚边把落叶吹散。

      蓝忘机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刚扫成堆的落叶随着风卷起,重新散落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 蓝忘机有些无奈,但他向来脾性甚好,二来也不可能让他对着一股风发脾气。顿了一顿,蓝忘机还是重新把落叶都扫了起来。

      但这一次在蓝忘机把落叶扫成堆之前,又一股风把落叶吹起。一堆落叶再次随着风往天空卷去,卷得老高,最后又像仙女散花一般散得满地都是。要不是这堆叶子是蓝忘机花时间扫的,还真是难得一见的壮观风景。

      蓝忘机难得有些不知所措了,他呆呆地盯着第三次满地狼藉的院子,正在思考要不要先准备早课,等风过去再重新扫一次。但这阵风似乎不给他考虑的时间,又再一次刮起大风,这次倒是连蓝忘机都一起卷进去了。

      这阵风依旧没有持续多久,不过一点时间,蓝忘机原本一丝不苟的仪容顿时狼狈了不少。满头落叶,早晨梳理好的长发也被吹得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   脾气再好的人,终究还是有脾气的。

       蓝忘机不打算对着一阵风生气,领着扫帚直径往屋内走去,打算直接实行刚刚所考虑的方案。怎知这阵风像是没完没了的再次迎面吹向蓝忘机。而这次蓝忘机清楚地听见了,风声里居然还夹带了一阵属于少年的大笑声,在他的周围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 “谁!?”

        蓝忘机领着扫帚警惕地环顾四周,做好有必要时只能以扫帚充足武器的心理准备。紧绷的神经持续了须臾,还是没看见属于那阵笑声该有的少年身影。

       这座院子里只有蓝忘机一人,在这时间其他人都已经开始准备早课了,何况这里是云深不知处,本就不该有人敢笑得如此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   蓝忘机考虑了是否有邪灵作祟的可能性,正打算去通知自家叔父,那把少年的声音却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 这次蓝忘机看见了这把声音的主人,和想象中一样,确实是个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少年不知何时坐在离蓝忘机最近的大树上,手枕在后脑勺,身倚着树干,一条腿在半空中轻轻晃着,颇为惬意地望着蓝忘机笑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才玩了一阵就走人,多无趣啊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何方邪祟,竟敢在云深不知处境内作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姓魏名婴。你哪里看见我做恶了?我不就是见你一个人寂寞,陪你玩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见少年对于自己的恶作剧毫无悔意还嘻嘻地报上姓名,蓝忘机也不知该如何回应,无声地盯着少年好半响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?说不出来?”嘿哟一声,魏婴轻巧地从树上跳下来,似乎还夹带了点微风,从容地走向蓝忘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蓝忘机镇定地盯着迎面走来的少年,半点也不敢懈怠,要是对方敢做什么小动作,直接一个扫帚扫过去再发信号通知先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在蓝忘机考虑了一堆应对方法时,魏婴已经走到了蓝忘机几步的距离,蓝忘机下意识退了一小步,抓紧了手上的扫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魏婴对蓝忘机伸出了右手,嘻嘻道: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们做个朋友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.....?”

  20180716 兔仔

评论
热度 ( 24 )
  1. 淡🍁语-苗兔仔 转载了此文字
 

© 兔仔 | Powered by LOFTER